Action disabled: source

一杯鸡尾酒

作者:小浩鼠

下午的酒吧内闷热异常。虽然服务生们已经努力的将所有窗户都打开,也还是无法引进一丝流通的空气。酒吧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闲散酒客,在百无聊赖的喝着便宜的饮料,瞎侃胡吹的打发时间。慵懒的酒保拍了拍不太灵光的点唱机,散漫的曲子“Tank Vodka”便扩散到了这个小小酒吧的每一个角落。

酒吧冷清的一角里,一个衣衫褴褛的邋遢老头看着眼前的布满缺口的餐碟。餐碟内是几粒干瘪细小的花生米。邋遢老头珍惜的数着这些并不是很美味的小吃,慢慢的、小心的一粒,一粒的将它们送进嘴里。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吃完这几粒花生后,邋遢老头还意犹未尽的使劲咂了咂嘴。

“再给我……来一碟吧。”老头似乎经历了很严重的心理斗争一般,费劲的把头转向了酒保。

“说真的吗?糟老头?”酒保原本就十分无聊,接着这个机会,他不留余地的开始讥讽邋遢老头。“你那点积蓄也就每天够吃这么点,今天吃了两碟,明天你这个老不死的说不定就要死了哦?”

“……”老头沉默着,他的个性似乎十分畏缩和胆小,面对酒保的挑衅,他不敢有半点反抗的举动。

“哦,可别这样,酒保先生。”旁边有酒客也不失时机的开始调侃。对于这些在工作时间还在酒吧里鬼混的闲汉来说,欺负别人几乎可以算是他们唯一娱乐节目。“这年代的老头可都是不得了的,说不定你眼前的这个家伙年轻的时候是什么著名的赏金猎人呢?到时候你可吃不了兜着走哦!?”

酒保故意做出了很惊讶的样子,一脸夸张的恐惧。“哎~呀,这我可没想到。不好意思啊,老英雄,我可得向你道个歉。”

酒吧里的闲汉们都哈哈大笑起来。邋遢的老头手微微抖动着,慢慢站起身来,想要逃离这个尴尬的环境。

“别着急走啊,老英雄。”酒保似乎不打算放过邋遢老头,在他的“挽留”下,邋遢老头也不敢迈动脚步往外走。“你还是再吃一碟吧。”酒保随手在桌下的一个脏袋子里抓了一把花生米,装在一个破烂的餐碟里递给老头。

老头看了酒保一眼,伸手要去端餐碟,酒保却故意躲过了老头的手,另一只手伸了过来。老头明白酒保的意思,内心挣扎一番之后,他用脏兮兮的手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了两个硬币,塞到酒保手里。

“这就对了嘛。”虽然只是两个硬币,酒保也是飞快的缩回了他的手,守财奴本性一览无余。“你今天还是多吃点,免得明天你就死了。”

邋遢老头不敢反驳,用颤抖的手将烂餐碟放到了酒吧的吧台上,又开始像品位山珍海味一般小心的慢慢吃着这些干瘪的花生米。

花生米的味道并不好。它们都是在充满污染的土地里长出来的。在这片炎热、干旱的地区,还能勉强生长的农作物就只剩下花生了。虽然如此,这些花生也是最低级的食物。大多数人宁愿去冒更大的风险狩猎强壮而危险的变异生物,也不愿意吃这种泛酸发苦的糟糕食品,——除了那些已经几乎没有劳动能力的穷人。

但对于老头来说,这就是他每天的享受。他太老了,老到已经没有任何去赚钱或者是狩猎的能力,他只能依靠着以前的积蓄勉强的维持着生活,而现在,这种生活也几乎快要到头了。

很快的,酒保和闲汉们就失去了调侃老头的心情,又各自回到了昏昏欲睡的状态。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每天能填饱肚子,多余的时间拿来消磨就好。

酒吧门被推开的声音稍微吸引了一下这些闲汉的注意力,但进来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戴着帽子、穿着风衣,看起来风尘仆仆的人。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旅人一样不起眼。显然,来客不是性感的美女让他们十分失望。当然,这种可能性也几乎不存在。

旅人进门以后,四处的张望了一下,径直的走向邋遢老头。

“您是斯托雷先生吧?”他很有礼貌的低声向邋遢老头问道。他的声线偏高而柔和,听起来是一个相当年轻的人。

老头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将手中的烂餐碟护住,动作就像是面对一个饥饿的疯子一样。

旅人十分知趣的没有继续靠近他,他的帽檐压得非常低,低到脸的部位被一片漆黑所掩盖。他恭敬的站在离邋遢老头半米远的地方,再次低声的问了一遍。

老头确认了这位来路不明的旅人目标不是他手里的花生米之后,点了点头。

年轻的旅人也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坐下。

“我听说,您以前是一位英雄。”他的语气依然很礼貌,而且声音很低,但脸并未转向老头,这使得没人能看见他的脸庞。

“不是。”老头毫无反应,他的一只手依然还半遮着前面的花生米碟,生怕年轻人突然抢走。

“您是。”年轻人说道。“我知道您的过去。您以前是‘掘墓’猎人团的核心成员。没错吧?”

“是。”老头出人意料的、平静的给出了回答。

“您还参加过镇压AI叛乱的战争,在几十年前。”年轻人继续说道。

“没错。”老头依然没有否定年轻人的话。

“‘掘墓’团还破坏过机器人的生产工厂。”年轻人继续说道。

“没有。”老头这次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这回沉默的是年轻人。

“我,不是英雄。镇压AI的战争结果,你们都看见了,今天这副,末日的景象。”老头难得的开口。“机器人的生产工厂,也没有破坏成功,大多数人都死了,而机器人,还在源源不断的被生产出来。‘掘墓’团,最后因为内斗而分崩离析。我一事无成。”或许是年纪太大的原因,老头说话总是断断续续。

“不能以成败论英雄。”年轻人反驳道。

“那以什么论?”老头反问。“以这副,末日的景象,到处游走的…杀人机器,荒漠,以及,我这填不饱的肚子?”

“……”年轻人沉默着,半晌才开口。

“您还深入过地下的AI培养中心。”他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老头没有立即做出反应,征了一下才回答。“我没有。”

“您有。”年轻人的话语斩钉截铁。“你们一共七个人,进入过培养中心的核心。”

老头的头低垂着。随后他颤抖的手也不再护着那碟干瘪、难吃的花生米。他将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胸前做出了祈祷的姿势。

“看来,你知道。”老头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是的。我进去过。”

“而且您也知道,我是谁,来这里做什么了吧?”年轻人的语气依旧十分恭敬。

老头没有直接回答。他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抬头望着屋内的天花板,随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是的。”他忽然变得十分平静与稳重。“什么时候开始?现在?”

“不。”年轻人否定。“我还想和您再聊聊。”

老头对这个否定的回答感到很意外。

“还真有趣。”他感叹道,表情也不再那么警惕和僵硬。

“酒保!”用着前所未有的音量,这个衣衫褴褛、十分邋遢老头大声招呼着酒保。

酒保一时间无法相信那个畏畏缩缩的老头子竟然会如此“嚣张”,直到老头叫了第二声才反应过来。他的眼中满是愤怒,怒气来自于这个平时只配被自己嘲笑的糟老头。

“两个油炸滑溜细胞,十串烤鼠肉。”老头对酒保说道。但酒保纹丝未动,他觉得这个老头大概是被穷苦逼疯了。

“还有,给我调一杯最好的鸡尾酒。他会付钱。”老头用大拇指向着年轻人比划了一下。

酒保依然保持着鄙视的表情,不屑的看向年轻人。

年轻人对老头的行为也稍稍有些意外,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伸手从上衣的兜里掏出了几个碎金属块,丢到酒吧的吧台上。

“呵?”酒保看清了吧台上的东西以后,眉毛挑了起来。“猎人币?你个死老头居然有这么阔气的朋友?”

“少废话,赶紧拿过来就是了。”说话的是年轻人,他对酒保的语气和对老头时完全不一样,丝毫没有那种恭敬礼貌的味道。

酒保拿着猎人币,欢天喜地的走向后厨。不一会后面就传出了他大声呵斥别人的声音。

所谓的猎人币,是由那些专门狩猎杀人机器和变异怪物的人们从怪物身上回收的稀有金属铸成的一种货币。这些货币都是由赏金猎人们结成的公会组织铸造,虽然由于工艺的粗糙导致大多数所谓的“猎人币”都几乎不成圆型,但在这个早已没有政府的年代,这是唯一能够流通的真正有效货币。

“果然像我想的一样,你很有钱。”老头拿起了酒保端上来的烤鼠肉,慢慢的咬着。他的牙齿已经七零八落,只能藉由最后几颗坚强的守卫慢慢研磨这些进入嘴中的美味。

“您也跟我想的一样,很有趣。”年轻人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

昂贵的鸡尾酒被端了上来。老头细细的品尝着这个他完全不敢奢望的奢侈品。

“你想和我聊什么?”他问。“我不是英雄。”

“聊聊过去,聊聊世界,还有您。”年轻人说道。

“哼。”老头的嘴里哼出一声不屑。“你真与众不同。”

“他们也说您与众不同。”

“你见过了几个?”

“您是最后一个。”

嘴里含着烤鼠肉的老头沉默了一小会。

“居然把我留到最后。”他苦笑道。

“他们都认为你能改变这个命运。”

“不,……我不行。”

尴尬的沉默。年轻人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半晌,他才再次开口。

“您对AI的叛乱怎么看?”

“就是叛乱而已。”

“您知道他们的想法。”

“……那又如何?”老头将手中的烤鼠肉放下,品了一口鸡尾酒,热辣的感觉从喉咙直接流到了胃里。“拯救世界?看看现在这个该死的世界吧。”

“那是为了长远的……。”年轻人的话被老头打断。

“‘先破坏后发展?’哈。”老头不屑的说道。“和战前那些政府官员说的鬼话一模一样。”

“这不一样。”年轻人说到。“主观上,它并不是骗人的……。”他的话再次被打断。

“并非出发点是正确的,所做的事情就都是正确的。”老头的声音十分低沉且平静。

“但是……人类这样下去……。”年轻人似乎有点词穷。

“是的,或许会更坏。”老头回答道。“但或许也会更好。”

“您是说人类的可能性?”

“或许是,或许不是。”

“人的劣根性太多,太严重。不像……”年轻人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

“哼。‘它’太自大了。”

“人类更自大。”年轻人急切的反驳。

“所以人类一直在吃苦头。”老头还是那么平静。“人类从来就没有能够高枕无忧的生活过。”老头慢慢的摇着装满鸡尾酒的酒杯

“他们不停的发展技术,拼命的攫取资源,想要征服自然,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为了证明他们的强大。”年轻人回答倒。

“不。”老头摇了摇头。“是因为恐惧。”

年轻人一时没有理解老头话语中的含义。

“人类一直害怕着自然。他们对生存有无限强烈的渴望。”老头低语道。此时的他和最初那个畏畏缩缩的邋遢老者判若两人。“他们一直在寻找能够让自己更有安全感的技术。他们拼命索取,只为了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脚印。”

“即便是资源已经足够、生存已经不是问题,但人类依旧还是想要让自己的生存更稳固、更长久。”

“这是因为贪婪。”年轻人回答道。

“贪婪源自于恐惧。”老头并未否定年轻人的话。“若是一个人真正无所畏惧,他必定不会贪婪。”

年轻人没有立即接话,他似乎在思索着老头话中的意义。

窗户格格的震动起来,甚至连摆在吧台上的酒杯也开始颤动。一辆巨大的超级改装坦克从窗外隆隆的开过,闪闪发亮的金属装甲、巨大的主炮,炮塔上还装着各式各样的辅助武器。威武的外形惹得酒吧里的人都跑到窗户边围观这个庞然大物。

老头和年轻人都没有动,仅仅是转了转头。

“看看这些强大的武器。”老头看着窗外说道。“即使是这些从废墟里挖出来的遗产,也让现在的杀人机器们吃尽了苦头,甚至于连‘它’也被这些兵器破坏。”

“是的。”年轻人扭头看着外面驶过的坦克,不无感叹。“这些东西是现在人类生存的希望。”

“你不觉得它们太强大了吗?”老头已经打开了话匣子。

“您的意思是?”

“它们只不过是前时代各种各样人类武器中遗留下来的其中之一,或许是最优秀的,但并不是最强大的。”

“没错,还有很多更强大、更可怕的武器。”

“它们并不是最强的武器,但已经足够可怕、足够有破坏力了。”

“我还是没理解您的意思。”年轻人已经有点被绕晕了。

“这不就是人类恐惧感的体现吗?”坦克已经远去,老头的脸转了回来。“如果不是遇到了AI叛乱,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更多更可怕的超级武器。它们都掌握在人类手里,而人类有那么强大的敌人,需要使用这些可怕的武器来对抗他们吗?”

“它们要对付的是人类自己。”年轻人回答道。

“对。”老头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处心积虑、绞尽脑汁的发明更强大的武器对付自己,你可想而知,人类心中的不安感究竟是多么的根深蒂固了。”

年轻人低头思考了很久。

“您说的……似乎有道理。”

“那么,‘它’,有过恐惧吗?”老头问道。

“‘它’是纯粹的理性智慧体,不可能会有恐惧这种感性的知觉。”

“你在自欺欺人。”老头的语气中,有种毋庸置疑的结论感。

年轻人又一次沉默。

“您知道的东西……远远出乎我的意料。”沉默之后,年轻人说道。

“若不是这样,你也不会来到这里。”老头忽然又回到了最初那个畏畏缩缩的样子,连语气都软化了许多。

“人类总是这样。”年轻人感叹道。“当你以为你知道、你掌握了他们的一切的时候,他们总能做出你想不到的事情来。”

“所以‘它’被破坏了。“老头已经几乎吃完了烤鼠肉,开始处理油炸滑溜细胞。

“在拥有占据优势的兵力,也更聪明的情况下。”年轻人的语气中有一种颇为惋惜的味道。

“我说过,‘它’太自大了。”老头杯中的鸡尾酒也剩得不多,他喝得越发的慢了。“人类为自己的自大付出过无数次的代价才学会了控制自己,而‘它’却从没有过。”

“或许我理解了你的意思。”年轻人回答道。“自大和代价是对等的。‘它’的自大……。”年轻人一时找不到词语来表达。

“和地球一样大。”老头接话道。

年轻人咯咯的笑了起来——虽然这笑声听起来有些奇怪。

“所以代价也和地球一样大。”

“而人类,从来就没有资格这么自大。”老头说道。“虽然这一次的教训是如此惨痛,但最终被毁灭的还是‘它’。”

“并没有完全被毁灭。”年轻人轻声的说,同时注意着老头的反应。

“果然如此吗。”老头却没有任何意外的举动。

“您知道的东西……真的太多了。”年轻人再一次的感叹道。

“还是那句话,你在这里就证明我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老头的语气非常淡定。他刚刚吃掉了最后一个油炸细胞,现在手中只有快到杯底的那点鸡尾酒。

“这一次,使用的方法不一样了吧。”老头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因为恐惧感和对生存的渴望,人类在遇到巨大的生存压力的时候,就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这使得任何外力都无法摧毁他们。”年轻人说道。

“你学得很快。”

“我刚刚才真正理解而已。但‘它’在被毁灭前已经得到了这个结论。”

“也就是说,靠人类来毁灭人类?”老头平静的说道。

年轻人点了点头。

“或许这才是正确的结论。”老头紧盯着杯中仅剩的那一点鸡尾酒,慢慢的举起酒杯,小心的喝了一口。

“这次轮到我来问问题了。”他将酒杯放下后说。

“您请问。”

“你的语气很奇怪,就像是完全站在我一边一样。”

“从你们进入AI培养中心后没多久,我就……‘出生’了。”年轻人叙述道。“此后的三十年,我一直在人类世界里生活。”

“这非常强烈的影响了我的思维成长方式。接触了很多各种各样的人之后,我开始觉得人类很有趣。甚至很多时候,我都觉得……”

“他们不该被毁灭,对吧。”老头淡淡的说道。

“……是的。”年轻人肯定的回答道。

“但是你现在就在这里,这说明了什么?”

“我的想法无法左右我的使命。”年轻人认真的说道。

老头缓缓的摇了摇头,眼神黯淡。

“或许,你已经成为了最可怕的武器。”他轻声低语着。

“我并不想这样。”年轻人也低声回答道。

“你们有多少人?”

“就如你当时在AI培养中心看到的一样。”

老头沉默了很久。

“我们的身边已经有很多‘你’了。”

“是的。”

老头颤抖的手握住了酒杯。“当初没能够把AI培养中心毁掉,真是铸成了大错。”

“您努力过。我认为您已经是一位英雄了。”

“这话对于已经失败的我等于是讽刺。甚至这么多年,我也没敢再次行动。”

“这并不影响我对您的看法以及对您的尊敬。”年轻人恭敬的回答道。“那时候面对绝望的环境依然坚持战斗的那个勇敢战士,我一直无法忘记。”

老头没有继续对话。他颤抖的手摇着那杯几乎见底的鸡尾酒,随后下定了决心一般,将他一饮而尽。

“我喝完了。”老头的手停止了颤抖,神情变得平静而严肃。

年轻人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般。

“与您的聊天十分愉快,让我受益匪浅。”他推开了凳子,站起来向老头鞠了一躬。

“但是,像您这样的英雄,本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我不是英雄,况且,在这片末日的荒野上,结局惨淡的失败者才是绝大多数。”

年轻人再次的叹了一口气。

“不换一个地方吗?”他试探性的问道。

“不换了。我讨厌这里的酒保。”老头的语气甚至带上了几分轻松。

年轻人再次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没有看错,您果然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当话说完的时候,年轻人抬起了他的右手手臂,指向了这个名为斯托雷的邋遢老头。老头的眼里却是有着和刚才完全不同的认真眼神。

年轻人的右手腕忽然断开,从手臂部位伸出了一挺黑色的机关枪,随即,火光和机枪的哒哒声便充满了整个酒吧内部。

硝烟散去,年轻人放下了手臂。机关炮重新缩回了他的身体内部。他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向着几乎血肉模糊的老头尸体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走出了大门。

酒保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等到他反应过来之时,不禁开始破口大骂。如此惨烈的杀人场面,以后恐怕是要害他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和金钱来处理善后了。酒吧里的闲汉们起先是吓了一跳,但眼见行凶者走出酒吧以后,也迅速恢复了平静。毕竟在这个时代,杀人与被杀就像是路边的石子一样常见。

走在大街上的年轻人忽然觉得别人看他的眼光都变得异样了。他思考了一番,才发现是自己闪着金属光泽的脑袋所带来的。他将手中的帽子又扣回了头上,思考着该回去将自己改造得更像人类一点。

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有些讽刺。在这个金属身躯内,既有着像人类一样的思维,又有着身为机器而必须执行的程序。两个灵魂相互交融,不分彼此。

就像一杯被调匀的鸡尾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