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专题站

噩梦

作者:熊熊

一觉醒来,窗户上温暖的阳关照射进来,让我觉得一切都显得格外的平静。诺亚,这个“天使”离开了人世,让世界一切都变得和平和安宁。
塔镇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繁荣(打败诺亚后,我们就住在塔镇了,这里比较舒适),泰迪那个家伙,打败了诺亚后,竟然说“自己的冒险还没有结束,还要继续自己的冒险旅程。”于是他又再次踏上了旅程。瑞克那个老顽童,四年过去了,他如今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战车改造专家了,还自己成立了一个“战车改造研究会”,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我呢?经过了红狼和妮娜的事以后,就有点厌烦这样战士的生活了,试着过过平凡的生活。虽然如此,还是经常有麻烦,就例如现在吧:“库拉!库拉!”他是镇子上酒店老板的儿子,叫‘艾德’,和比米算得少是朋友吧,比米被欺负的时候他经常出面,人还算不错,不过没有能耐。我有点不耐烦了:“艾德,你不要每次店里有什么流氓啊,地痞之类的捣乱你就来找我。”我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头:“你自己还是要厉害一点嘛。都和我一样大的年纪了,还怕他们干什么?比米出事的时候你怎么就那么的有气概?”艾德不由分说的一把拉住我的手就冲了出去:“不是的,是有一个人,他很厉害,我真的没有办法对付他啊。”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有点兴趣想去看看是谁,到了店里,那个人做在最里面喝酒,虽然个子有点高,但是我知道他。我一句话没有说,走到他的背后,就是一拳。他立刻就转身,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嬉皮笑脸的就对我说:“库拉,我不记得你会背后偷袭哦。”我马上摔开了他的手,一下坐在了他的对面,然后拍了一下桌子:“我不记得你的身手有这么好了,什么时候来较量较量?”泰迪笑了笑,然后叫了10杯啤酒,我俩就开始边喝边聊。
“四年左右没见你了,你还是这么漂亮。”
“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没人要,谁要我是这样的性格啊。”
“本性难移嘛。”
“对了,说说你这四年来的事吧?”
“名人啊,走到那里都几乎有人知道,想不要被人知道也不行啊。最近你听说了没有?有一个叫‘巴特’的人很厉害,还成立了一个组织,叫什么‘NT’,全称‘诺亚的第二精神身体’,这个组织的人到处杀人,好象没有目的似的。”
“没有,我退役了,最近在这塔镇当保镖。”
“哦,没想到你会当保镖?”
“对了,为什么艾德告诉我说这里有个捣乱的人?”
“哈哈……很久没见到你了给你一个惊喜嘛,艾德他人不错。”
说着说着,进来了6个人,个个人高马大的,浑身都是肌肉,从他们坐的位置来看,那个穿红色坎肩的人应该是老大。虽然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但是他们的眼神告诉我,他们的双手是沾满了血,而这血就是人的血。不过他们老大的眼神流露出来的是冰冷的寒意,那寒意,可以杀人。我和泰迪都注意到了他们几个人,我招呼了艾德过来,让他别去惹他们,他们是一群不得了的人。
还好,他们只是来喝酒而已,没有闹事,不然我和泰迪有得做了。当他们走的时候,他们的头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这一眼我明白意思:“我知道你也是个战士,我们是同类,我对你有意思,有机会的话,我们玩玩。”泰迪看了看我,然后对我说:“有没有必要找瑞克回来?”我挥了挥手,窗外发愣。
第二天,我叫了艾德过来,我知道,那个人迟早都会回来的,万一这里有什么他也好处理。于是,我开始亲手教他格斗技巧,而泰迪教他战车驾驶技巧。

艾德那家伙还算比较机灵,不过有时候脑袋经常“卡”在一个地方动不了,一怒之下,就骂了两句:“哎哟,你怎么这么苯嘛?告诉你多少次了!火箭炮的后坐力强,目标不能完全的对在中心,要稍稍的偏上一点点!”生气的我一下就一拳挥了过去,重重的打在他的头上,然后转身就走了。泰迪看了看,知道我的脾气,然后继续教艾德。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习惯性的坐在了湖边。天上的月亮,虽然不是圆的,但是显得特别的大,照在平静的湖面上,整个大地似乎显得特别的亮。看着湖面的我,静静的回忆着“红狼”和“妮娜”他们,他们的事在我的脑海里已经烙下了深深的伤。我拣了一块石头,扔进了湖里,看着湖面的水波慢慢的张开,我的思绪也跟着慢慢的张开了,“红狼!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为什么你的心只有妮娜?”泰迪走到了我的身后,一向特别警惕的我,这次竟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你什么时候来的?”泰迪似乎平常的做在了我的身旁,也拣起一块石头扔进了湖里:“艾德也不奔,他至少比我强多了,他学得很快。”我抚了抚一下头发,静了一下说:“我知道他不苯,他的学习能力来说已经相当快了。可是,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不知道他来了我们会不会应付不了他,我担心艾德,担心这个镇会出事。”我将双脚收拢,双手抱着膝盖:“自幼失去了父母的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家,没有家的感觉,没有家的温暖。来到了塔镇,遇见了艾德一家。是他们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家,感觉到了家的温暖。”这个时候,远处响起了笛声,我知道这个笛声是艾德吹的,这笛声含着淡淡的孤独、寂寞。我被这笛声所吸引、催眠:“借你的肩膀用一下,我想休息一下。”我就像一个小孩,躺在了泰迪的肩膀上睡了。泰迪看着天空的月亮,慢慢的进入了沉思。
“啊~~~~睡得好香。”面对着清晰的湖面,我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艾德:“你醒啦?”我一听见是艾德的声音,马上看着他:“泰迪呢?”艾德微笑着说:“他睡觉去了。”我听艾德这么一说,心里默默的骂他。艾德偷笑着说:“没想到你睡觉的时候真像个小孩,样子好可爱。”我立刻脸红了起来,然后又跳又叫:“谁让你看淑女的睡相!!!”(你也可以叫做淑女?)
来到镇上,泰迪的样子有点惊慌,我立刻问他什么事,他告诉我:“我家那边出事了,我得赶紧回去看看,我知道的和能教的都教给艾德了,以后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然后泰迪匆匆忙忙的开着战车走了。过了大约2个小时,镇长召开会议了,也把我叫了去:“刚刚,我收到了一封信,希望大家能看看。”我把信接过来看了看。
塔镇全体人注意了。我-诺亚第二精神体*巴特,看上了你们镇子,决定今天来做客,所以你们要准备好酒。
巴特

看了这封信,我立刻感觉到事情不妙,正当这个时候,镇外“轰隆”的一声爆炸,把所有的镇民都惊了一下,我立刻拿上了武器冲出去,看到的是上次在酒店里面那个男人:“哟,美女来了,大家好好的欢迎欢迎!”虽然身经百战的我,相当的厉害,可是面对这一群人,我已经没有自信了,但为了这个“家”,我必须全力作战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一切是陌生的,双手已经被绑住了。那个巴特就在我面前坐着喝酒,看见我醒来了,就走过来,抬起了我的下额:“呵呵,塔镇,根本就不是我的目标,宝贝。”说完,就一下吻了过来,他的吻特别的强力,让我没有办法摆脱。我知道,也许我的这一生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巴特离开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眼眶有点湿,而且还特别的咸,我很想挣拖这绑着我的绳子,但是全身无力的我,只好默默的接受这一切了,我绝望了,心里想着谁能来救我,“艾德!”????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想到的是他?
这个时候,艾德来了,他来到了巴特等人的聚集地,单枪匹马的来了。巴特知道艾德是来救我的,于是故意拉我出来见他。“哦,小弟弟,来救你的心上人了?”我听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恼火,顺口就骂了一句混蛋。艾德也没说什么,就站在那里,我知道艾德根本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大声的叫,让他离开。艾德微微的笑了笑:“我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你不管?”说完,巴特挥手示意,大家便开始攻击艾德了。艾德的身手虽然可以应付这些喽罗,可是他的体力根本不行啊,我担心他会出事,用力的想挣拖绳索。巴特,站了起来,拿上了武器走出去了:“小弟弟,不错嘛,我的手下几乎都被你干掉了。”然后他使了一个眼神给手下,立刻,那些手下就散开了。艾德喘着粗气体力跟不上的他怎么可能是巴特的对手,巴特也毫不忧郁的冲向了艾德,我立刻心急的大叫:“不!!!!!!!”
塔镇,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已经遭到了巴特等人的摧毁,虽然没有完全摧毁,但是我的“家”已经不在了,艾德也被巴特捉住了,和我绑在一起,这个时候的我,已经被怒火完全的占据了,心里一心想着报仇,为这个“家”报仇。我在他们喝醉酒的时候,偷偷的拿到了一把刀,把我和艾德的绳子切掉了,然后逃走了。
沙漠,到处一望无垠的沙漠,呈现在眼前的只有光秃秃的黄沙,这里没有生命,只有杀戮。太阳,一个火热大球体,每时每刻都用它那火热的身躯刺激着整个地球。艾德,这个没有用的家伙,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要知道,在沙漠里每一秒都有生命的危险。
“库拉,我们怎么办?这里离最近的城镇还有很远的路程。”我开了开头上的汗珠,只有默默的走,我知道,在生命没有结束之前,是不能放弃的。“走吧,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总比死在巴特的手上好。”艾德也没有做声,默默的跟我走。我抬头看看天,突然有种想骂人的感觉,想骂太阳为什么这么热,想骂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想骂艾德为什么这么没用。三天了,对于人来说,如果三到五天之内没有喝水,就等于和死神见面了。艾德已经没有力气在走了,一下子趴在了沙里,他的脸上煞白,嘴唇已经干裂出了血丝,全身瘫软在那里。我看着艾德,想也没想,就背上了他,两人一起走。艾德渐渐的醒过来,看着我背他,好象心里很难受似的:“库拉,你还是放下我自己走吧。”我顿了一下,又继续走:“傻瓜,我怎么可能放下你走,就像你当时来救我的时候所说的。”艾德默默的低下了头,吃力的说着:“库拉,我真的恨我自己没有用,身为一个男人,竟然,竟然连你也保护不了。”我走累了,放下了艾德,一下躺在了沙堆上,仰望着天空:“艾德,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艾德没有说什么,我也没有理会他愿意不愿意听,我想,都快要死的人了,说出来也不怕了:“从小,没有父母的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家,什么叫做温暖。看着父母在眼前被人杀死,所以,从小我就讨厌弱者,发誓自己不当弱者。在我17岁那年,第一次杀了人,我的双手,从此就沾上了鲜血。四年前,我遇上了泰迪他们,也遇上了改变我命运的人-红狼。”艾德转过头来看我:“红狼?那位传说中的战士?”我点点头,继续说起了我的故事:“没过多久,红狼被人陷害死掉了,后来又遇到了红狼的爱人。当她知道红狼死了,立刻自杀了,看着他们两个,我顿时震惊了。真的……”不知不觉,我的眼泪流出来了。艾德看了看我,轻轻的檫掉了我的眼泪,然后勉强的站起来,用微笑对我:“走吧,我们努力走过这个沙漠,也许老天并没有放弃我们也说不定。”我也吃力的站了起来,然后继续的走。走着走着,身后传来了一个人的笑声,这个声音我记得很清楚,是巴特的:“哈哈哈哈,宝贝,你以为你走得掉吗?原以为你比较好对付,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也只好……”说完,他挥了挥手,于是他的手下就立刻冲了上来了。既然要活,我和艾德也只好拼了命了。准备充足的我都没有把握能斗得过他,这样的我们,能斗得过吗?绝望一下子就冲进了我的脑海,没有斗几个回合,艾德倒下了,我也支撑不了多久就倒下了。我躺在沙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想到的不是泰迪他能来救我,我想的是,希望老天能给我最后的力量,握住艾德的手。慢慢的,我用完最后的力气,握住了他的手。心想:“艾德,也许,只有到了地狱,你才会听到我的那句话吧。”然后就昏迷过去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张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我清醒以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艾德呢?”,于是我冲冲忙忙的就穿好了衣服,赶去了酒店。在眼前的,艾德还在搭理着酒店的生意,不同的是,手上包扎了。艾德发现了我,立刻过来,他的脸上还是那样的笑容:“库拉,你看是谁来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我看到了泰迪和瑞克。他们招呼了我,我没有理他们,把艾德拉了出来:“你没事吧?”,艾德一脸茫然,看着我不知道我说什么:“你说什么?我当然没事啊。”我指了指他手上的伤,艾德笑了笑:“这个啊,是我昨天烧酒的时候不小心烫到的。”,“是么?”我也没有想什么了。心里一直纳闷“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梦?”,于是也没想那么多了,就进去和泰迪他们喝酒去了。

第二天,艾德把我叫到了湖边,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拿出来了一个盒子,让我打开。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枚戒指,然后艾德走过来,轻轻的吻了我一下:“嫁给我吧。”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不知道怎么面对。艾德抱住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的我一定会反抗的,今天我怎么就像一只绵羊似的,好象,我愿意这样。艾德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好象代表了什么含义:“我发誓,我一定会爱你,也一定会保护你。”听完他说了以后,我也没多想什么了。也紧紧的靠在他的怀里,我心里好象期望这样被自己爱的人拥抱,我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远处,泰迪和瑞克看着库拉和艾德,泰迪心里安慰着说:“还是让库拉当做梦一样忘掉吧。”瑞克点点头,然后扶在泰迪的肩膀上,用一种很轻蔑的眼光看着泰迪:“怎么样?巴特那家伙应该是今天处刑吧?说好了,今天晚上把他们两个拉出来灌如何?”,泰迪看着瑞克,很xx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