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小说

页面描述标签
一杯鸡尾酒 作者:小浩鼠 下午的酒吧内闷热异常。虽然服务生们已经努力的将所有窗户都打开,也还是无法引进一丝流通的空气。酒吧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闲散酒客,在百无聊赖的喝着便宜的饮料,瞎侃胡吹的打发时间。慵懒的酒保拍了拍不太灵光的点唱机,散漫的曲子“Tank Vodka”便扩散到了这个小小酒吧的每一个角落。 ,
大破坏日记 这是一篇在不知名的废墟中发现的日记,以第一人称很难得的记载了几十年以前那场灾难还没发生之前一个普通人的点滴以及变化。 因为只是日记,且由于生活太残酷的关系,这篇日记最后一页断在哪里,我们也无从得知。(听不懂?就是说随时太监也不是没可能啦。) 于是就这样,我们来翻开这珍贵的历史一页…… , ,
钢铁启示录 作者:小浩鼠 ·7月14日 ·西西伯利亚·秋明州 “这是什么?” 列德尼昂·彼得诺维奇·索科洛夫上尉看着眼前的东西,向整备的军士长问道。 “坦克。”军士长已经收起了整备的工具箱,转身向门外走去。 , ,
女战士的故事 作者:熊熊 天生就是一名战士,从小失去双亲的我,生来就是一个倔强的性格。在我的人生中,我只知道“强”才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只有强者,才可以立足与世界上。在这个镇上,我最强,没有人能打败我,我在这里突然有了一种满足和自豪感。 ,
噩梦 作者:熊熊 一觉醒来,窗户上温暖的阳关照射进来,让我觉得一切都显得格外的平静。诺亚,这个“天使”离开了人世,让世界一切都变得和平和安宁。 塔镇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繁荣(打败诺亚后,我们就住在塔镇了,这里比较舒适),泰迪那个家伙,打败了诺亚后,竟然说“自己的冒险还没有结束,还要继续自己的冒险旅程。”于是他又再次踏上… ,
大象篇 作者:小子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朝他们的坦克冲了过去,一颗巨大的炮弹朝我飞了过来,打进了我的身体,我感觉不到五腑六脏的疼痛,但机能越来越差。我似乎已经不能动弹了。地面的阻力使我慢慢的减速,在他们的面前,我停了下来,破烂不堪的身躯,我已经无法再反击了。对面的三部坦克,跳出了三个人。是人类,已经很久没见过人类了… ,
第一章 少年追逐的梦想 一 人类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 作为地球之灵的人,集中了一辈又一辈人的知识和智慧,发展出一代又一代更先进更精密的科技结晶,用于改善自身的生活水准,也用于防范同类的侵袭…… , ,
第二章 水怪先生的终结 一 怔怔地站了一会儿,南歌拍拍胸口,走向那辆战车。 那是一辆通体漆作墨绿色的战车,但是也确实有些年头了,有些部位的漆面已经脱落了,显出了灰色的钢板。以一个内行的眼光,南歌全面而又仔细地从里到外检查了一遍。 , ,
第三章 来自波布的诱惑 一 沿大路向北五公里左右,是位于两座山峰之间的关隘,那是四面环山的拉多镇通向外界的必经之路。由于经常遭受到失去控制的生物武器与变种怪物的攻击,经过上百年来的努力,人们把关卡的防御设施建设得非常完善。 , ,
第四章 废墟深处的蔷薇 一 “今后我的哥哥就拜托你照顾了,”女孩收拾了一个小包,递到南歌的手里,“这是他的几件替换的衣服,请多操点心。” 南歌接过小包,还未说话,男孩忍不住了:“卡玲,你想那么多干吗?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 ,
第五章 天空飞翔的炮弹 一 水鬼被消灭了! 这个消息立时搅乱了波布镇的平静,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欢迎胜利归来的英雄。 在波布镇中央的大广场上,南歌和卡蓝的战车是最引人注目的焦点,他们身边那辆被地雷炸坏的出租战车除了偶尔有顽皮的孩子爬上一会儿,根本就没人理会。广场旁边的一间小屋里,放着包括水鬼在内的四具尸体。… , ,
第六章 打回原形的天使 一 “我想,这里就是巨炮的操控室了。” 南歌跳下战车,打量着四周的一切。他和卡蓝此刻正处一个庞大的大厅之中,目光所及之处,处处是闪烁不停的指示灯和一块块荧光屏。卡蓝仔细观察了一会,伸手按下了身边一个操作平台上的黄色的按键。嗒的一声轻响,那平台向外伸展出一块小巧的键盘。卡蓝想了想,再键盘上输… , ,
第七章 支离破碎的痛苦 一 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的注意都集中在那个慢慢晃动的残缺的瓷壶上,当那个玩艺终于停止不动的时候,三个朋友一起发出了赞叹的惊呼。 “天哪,这是一支激光枪!”绯双手紧紧抱住手中的大枪,“塔西提,你是从哪儿搞到的?” , ,
第八章 无所事事的男人 一 “造成帕特港混乱场面的就是这个东西?” 卡查鲁皱着眉头,扫视着放在面前石桌上的东西。 那是一些生物体的残骸,散发着腐臭的气息,且只剩下了一根碗口粗细的长肢和面盆般大小的半拉脑袋,呲出唇外的獠牙,依然流露出它生前的凶狠。 , ,
第九章 无可奈何的抉择 一 “嘿!” 马歇尔突然暴叫一声,双臂展开,旋风打桩般急速转动他庞大的身躯,逼开了身边的两个敌人,这是他久斗之后想出的方法。眼前的敌人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身手灵活,战斗拖久了,总是麻烦,更何况天花上悬着的那个小子马上就要挣扎下来了。在南歌和绯被他的反击逼开之后,马歇尔又是一声大吼,双拳如… , ,
第十章 悲伤笼罩的光环 一 又是沉闷的一天。 清晨的鸟鸣唤醒了南歌,带着不算愉快的心情,南歌穿戴整齐,走出了旅馆。放眼望去,虽是清晨时分,但是由于大山的遮掩,四下里仍然是黑漆漆的。不过也有些早起的勤快人在做着自己的工作,譬如忙着做早饭的旅馆的女人,还有正在练拳的绯和卡蓝。 , ,
第十一章 失去歌声的村庄 一 按照兹玛的叙述路径,南歌他们通过新桥,来到了伊尔镇。然而,这座城镇的大门是紧锁着的,南歌他们喊了半天,那厚重的铁门中段才打开一个一尺见方的口子,从中露出大半张冷漠的脸来。 , ,
第十二章 神秘怪物的踪迹 一 “老大!”卡蓝大叫道,“我们怎么办?” “继续躲闪!”南歌大声道,“在没有找到他的弱点之前,先消耗消耗他的弹药!” 这也许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南歌苦笑着想。 , ,
第十三章 蓝色敌人的反击 一 “没有活的了吗?”在封闭的下水道里,卡蓝的声音听起来很是郁闷。 “不太清楚,反正眼前的这些是玩完了。”南歌望着下水道里的那些死尸,又把脸转到一边,“不知道这些克隆人随水流到污水处理设备里面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 ,
第十四章 张牙舞爪的蜈蚣 一 “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南歌淡淡一笑,“不多想了,到了自然就知道了。绯,卡蓝,锁上房门,我们一块走吧。” “我不想去了,”绯伸手从卡蓝手里取过一枝,熟练地填弹上膛,“你们两个去吧,我想静静心,有什么消息回来的时候再告诉我。还有,回来的时候带点食物给我。” , ,
第十五章 红狼的最终之战 一 “是的!”贝登镇长道,“从你们所描述的蜈蚣的举动,我相信这只蜈蚣正在孵卵。如果不把那些蜈蚣卵彻底清除,一旦它们长大,伊甸镇的末日也将来临。” , ,
第十六章 弗朗的垃圾乐园 一 远去了,背后的山寨…… 远去了,无尽的忧伤…… 猎人们开着战车,循着大河旁边的道路向下游走去。在他们的身后,那个曾经充满了罪恶的山寨,里面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了伊尔镇年轻的镇长。南歌相信,这个年轻而有活力的镇长一定会把这一座死气沉沉的建筑,改造成充满快乐的城堡。 , ,
第十七章 沙漠深处的天鹰 一 “不要!” 南歌大喊一声,手中的火箭筒迅即射出了火光,几乎同时,不远处一声炮响,弗朗那庞大的身躯象是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仰面倒了下去。 南歌发射的火箭弹射空了,几乎是擦着弗朗的面门飞过去的。 , ,
第十八章 地狱门前的困惑 一 “天哪,老大……”卡蓝重重地捶了一下大腿,“绯姐,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绯的声音中透着无奈,“我们快追!” 的确,沙漠之舟的目标只是红色的战车。是以在将南歌的战车擒获之后,便再也不顾卡蓝和绯的攻击,而是加大了油门,向东北方向开去。绯和卡蓝的两辆战车也开足了马力,在后面紧追… , ,
第十九章 意外终止的旅行 一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绯取过那张照片,仔细观看那个女机器人的脸,“难道说红狼千辛万苦搜寻的爱人竟然是个机器人?” “现在红狼已经失踪了,”南歌有点伤感地说,“只怕这个谜底将永远解不开了。卡蓝,你来看看,有没有方法可以尽快打开这道铁墙。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十分神秘,也处处充满了危险,这个… , ,
第二十章 塔镇的无妄之灾 一 “不要说这些了,”南瓜大叔展开笑容,“卡蓝,我敬你一杯。” 说是敬酒,但是南瓜大叔端起了茶碗。卡蓝窘迫地站了起来,强笑道:“大叔,我不会喝酒啊。这么着,我学你,喝茶好吗?” , ,
第二十一章 少年的悲伤情怀 一 “我们怎么办?”通讯器里传来了卡蓝焦急的声音,“老大?” 南歌没有回答,从战车的潜望镜中,他注意到哪个可恶的巨大机器人已经停止了行动,硕大的身躯在空中缓缓移动,似是在搜寻着什么。现在,他们和那个机器人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正因为如此,这个家伙看起来更具压迫感。 , ,
第二十二章 寻花之旅的困惑 一 南歌蓦地转过身,便看到旅店老板站在门口发抖,自然是因为看到了南歌的脸色。他不晓得南歌究竟丢失了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站在那里暗暗叫苦。 “老板,”南歌走到他的面前,“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房间进了贼的?” , ,
第二十三章 基地深处的幽灵 一 “地下室?”卡蓝吃了一惊,“老大,我想我们要尽快毁了这台该死的超级电脑!” “为什么?”南歌为之一怔,“毁灭这个世界的是人类自己,与这台叫做诺亚的超级电脑何干?我不认为这台超级电脑有什么错,毕竟使用它的,正是我们人类自己。就拿现在来说吧,亚斯欧大陆各个城镇的勇士情报所,还有供我们自… , ,
第二十四章 诺亚自己的选择 一 “我们来了!”卡蓝和绯齐齐应了一声,一面驾驶着战车向南歌汇合,一面继续射杀尾随而来的机器怪物。但是他们刚刚走下那条斜斜的通道,正式进入第三层,那些紧追不放的敌人象是接到了什么命令,忽然都撤了回去。跟着,那条通道自中间一分为二,上段上升,下段下降,完全断开了与第二层的联系。也就是说,南… , ,
第二十五章 山中的猎人之家 一 “环境问题……”卡蓝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老大,你说如果环境改善了,诺亚还会致力于消灭人类吗?” “我不知道,”南歌苦笑了一下,“这个问题我觉得很难回答,毕竟我不是诺亚。我想,只要我们每个人都去做有益的事情,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改善我们居住的环境,也许有朝一日诺亚会改变它的决定。” , ,
第二十六章 意外的老友重逢 一 “又是比米放的火?”南歌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萧羽先生唉了一声:“比米这个孩子,老是受人欺负,却又不敢反抗,因为那样的话,他会被那些欺负他的孩子打得更狠!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起,可米这个孩子学会了用放火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我们百般防范,可是没有什么用,每一次他受到… , ,
第二十七章 重见天日的基地 一 “正是,”格拉斯博士道,“我当然希望我的心血得以得到最好的发挥,而你们正是最好的使用者……不过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的帮助,这件事情非常重要!” , ,
第二十八章 爆裂天堂的战车 一 “不清楚,”塔西提挠挠脑袋,“资料上显示,这个人太过凶悍,所以地牢的钥匙是由翰波司令官亲自掌握的。二十五年前基地发生严重的核污染事件之后,为了防止悲剧不再发生,翰波司令官下令包括他在内的所有接触到污染源的人都不得离开地下基地。此后封存在基地里面的人也不断地通过无线电和外界联系,直到十… , ,
第二十九章 奥多之王的重礼 一 D座楼位于港口内西侧,也是最矮的一座楼房,只有三层。在绯的印象中,那座楼是归一个擅长修理武器的老伯所有的,在帕特港恶劣的环境下,他的生意好得没法说。前年他重病不治,所有的遗产便落在他好酒好赌的儿子手里。随同绯一道去的罗贝尔说,现在这座楼已经不属于老伯的儿子了,那个好赌成性的家伙变卖了… , ,
第三十章 决定命运的一击 一 “当!当!当!” 那几根金属条尽数钉在了南歌所坐的座椅上。“嗬!”帕鲁大吼一声,骤然从背后抽出那挺轻机枪,扣动了扳机。亭台间距离极近,帕鲁猛烈的子弹射出,顿时迫得南歌连连后退几步,到了亭子边缘,一下栽了下去,也就在这个时候,卡蓝和绯手中的武器也射出了火光,帕鲁的胸前顿时耀出了火光,但… , ,
尾声之章 永不终结的梦想 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装备,南歌和卡蓝每人战车的背后拖着一辆损坏的战车回到了拉多镇,也许,现在是睡个安稳觉的时候了。 “臭小子,”南瓜大叔的嘴角流露出隐隐的笑意,“你还知道回来啊。说,又准备打什么鬼主意?” , ,
重装机兵续 作者:眼药水 章之一 PART 1 我的家,我的父亲,我的梦想 我叫库克鲁•蓝,我出生在卡兰洲名叫麦基的一个宁静的小镇子里,我母亲和所有的母亲一样给着我无私的母爱,并且严厉的教导着我。我没见过我的父亲,我的记忆里没有父亲的形象,母亲说父亲有很重要的事在外奔波,我邻居们跟我说:我的父亲坎斯•蓝是一个令… , ,
战争的神话 作者:重装崇拜者 一切都有了,名声,威望及金钱都已经不在乎了。只有超级勇士的称号能让自己感到一丝满足,但是自己拥有的只是过去。没有消灭怪物的勇士又怎么能算是超级勇士呢?自从成功的颠覆了诺亚毁灭人类的阴谋后,自己就一直在家中过着悠闲的生活,真是怀念以前与明和露并间作战的日子。吉一边收拾装备一边在心里暗想。 ,
结束还是开始 作者:重装崇拜者 一阵火焰夹着一颗硕大的炮弹向吉飞来,吉的战车被掀翻了,被战车的保护装置自动弹出的吉扫视了一遍战场,却发现明和露也同时被弹出了战车。两道激光分别击中了明和露,明和露不甘却又无奈的沿着生命最后的轨迹落到了地面。吉想大声呼喊却怎么也做不到,吉感到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也中了… ,
红狼的传说 作者:重装崇拜者 我的名字叫狼,满头的红发又令我得到了红狼的称号。在他们的眼中我不过是个比较有名的赏金杀手而已。怪物们畏惧我,是因为我强大,勇士畏惧我,也是因为我强大。我没有伙伴,没有信任的人,也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我唯一可以相信的就是我的战车。这辆被勇士和怪物的鲜血染红的战车令所有的人都感到畏惧。鲜红… ,
从地狱归来的勇士 作者:重装崇拜者 战车,不仅代表着荣誉,更代表着身份和地位。没有战车的勇士永远不能成为超级勇士。神秘的超级勇士红狼和最可怕的恶棍帕鲁无疑是所有勇士和通缉犯的前进目标。红狼是勇士的神话,而帕鲁则是勇士的噩梦。人们想不通为什么在人类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时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去背叛人类而当上了通缉犯。但只要是勇… ,
重装机兵之天堂篇 作者:重装崇拜者 挑战天堂 超越奇迹 传说中,善良的人死后是可以上天堂的,而邪恶的人则进入地狱。人们用自己的头脑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天堂。而在机械文明发展到巅峰时,人们靠自己无穷的力量在无尽的苍穹中创造了一个机械化的天堂,一个完全由机器人控制的巨大天空城,用以保卫地球。人们称这座天空城为机械天堂。 ,
狂沙的依恋 作者:重装崇拜者 在与大自然的抗衡中,人类不断的发展,文明也在发展中悄然诞生了。文明很可爱也很可怕,当它盯上一个人时,它可以让这个人成为新文明的创造者而流芳百世,当它恨一个人时,受到伤害的将不止这一个人,这个人所代表的种族都将被抛进历史的长河中,永远沉沦。 ,